tchen

6741 细节记录(上)

小驴屹耳:

好几天过去了,我一直在等504的导评版,没有等到。呜呜呜……




好吧,这个细节记录,其实主要想表达我对黑暗姐姐的崇拜。她不出来评自己的剧本,我来胡诌一下。我觉得黑暗姐姐大概在411的时候就已经构想好了504。411带我们走进宝宝的“内世界”,那么也应该有一集来揭示一下小撒是怎么看问题、想问题、解决问题的。POI真神剧,迄今为止两个最打动人的场景全是AI模拟出来的:411里的maybe someday和504里的you are my safe place。当然这其实都是黑暗姐姐的脑洞。




6741这个名字,现在看来就是剧组在遛粉。它有意引导我们猜想这是一个时间概念,6741个小时对应着大约九个月(Lambert的台词印证了大锤被俘确实是九个月),从而保护了核心剧情的秘密。在504的最后一秒才揭示这其实是模拟次数,以我有限的所见,确实没有人事先猜到这一点(我自己一直认定6741是个时间概念)。




剧组遛粉这事儿吧,现在越想越觉得……服气。整个504就是一出声东击西的大戏,明修栈道(船戏)暗度陈仓(言情)。官方可劲儿放的消息都是肖根重逢,激情戏,小天使的尾巴骨,两位女演员身上的爪印咬痕什么的……全TM是烟雾弹!黑暗姐姐是比琼瑶奶奶高不知道多少段位的真·言情圣手!我要说我们早该吸取教训,官方说什么我们都不要轻易地信……唉,我们真傻,我们还是会信的。烟雾弹我也吃得很痛快,来多少烟雾弹我都乐意吃,因为这保证了我在看到真实剧情时的那种酸爽淋漓的痛感,生猛尖锐不打折扣。(看个剧生生把自己搞得变态,我为自己哭一哭……)




下面是依着504的时间线简单捋一遍我印象比较深的细节。好些东西我都是在看了各种来源的分析贴之后才意识到的,内容太多太杂,根本记不得具体每一项的credit该归谁。衷心觉得这个fandom真是棒,心细眼尖情深义重的迷妹迷弟们,你们配得上这个丧病的官方!





  1. Lambert挑衅大锤。根妹所有的登记照中,小撒挑了一张最美的。小撒是个外貌协会。哪怕根妹骂他BITCH,我也倾向于想象他是傻傻的小直男。至于根妹这个人物的内心和性格,他全然不懂。


  2. 实验员Stewart,我希望你死得很惨。


  3. Dedication, Faith, Loyalty。这应该是小撒向己方阵营灌输的教条,但它们实际上也是TM方坚持的价值观。语词本身只是外衣,缺乏具体的选择语境和内容,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在这三条中间最能赢得大锤认同的应该是Loyalty。忠诚是肖这个人物最基本的底色。她甚至从未背叛过谋害搭档且追杀她自己的原单位及其秉持的理念,她帅气的复仇只针对具体的人和事;6741次模拟,她不曾暴露机器和小分队的藏身之所。但她不是盲忠,她的忠诚基于价值判断和情感。(根妹你好幸福。不过大概这一点在所有观众都还不知道的时候根妹就知道了:“你的小女朋友告诉了我们一切”;“她绝对不会!”根妹你真是好样儿的,你配得上这幸福。)


  4. 旋转木马这个细节,我个人理解,Lambert(小撒)没有抓到要领。后面公园那场戏里大锤对根妹说,“这里,跟你一起,是我的安全港”,所以这个意象的重点在于心理,而非克服身体上的不舒服(眩晕,呕吐)。我猜可能童年的这个时间点是小Sameen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跟小伙伴们格格不入,她一个人转一整天吐得昏天黑地的那场自我折磨,表明她并不真的完全不在乎自己的PD,她成年后先是做医生,然后参军,加入特工组织,后来在小分队里安身,她从来不是独狼,她一直希望自己属于某个更大的群体、享有一份比孤独的个体生命意义更大、更重的“恩宠”。但她一直失败:医生这个职业抛弃了她;她忠诚的组织杀死了她;小分队是她的家,但她仍然缺乏不可动摇的自信,经过几千次模拟,她慢慢地相信了Finch草草放弃了寻找而John对她抱有怀疑。连TM小分队她都融不进去了,但她还有根妹。她反复地在潜意识里带根妹来这个让她感到被世界排斥的地方,有根妹在这个地方就从最荒凉的游乐场变成了她的安全港:哪怕全世界都看不到我,哪怕所有人都不要我,你了解我,接受我,爱我,我跟你在一起是安全的。(我哭……)


  5. 这里要扯远一点,一个在外粉当中争议很大的话题,就是大锤的PD(人格障碍)。Greg Plageman在一次采访中措辞不是很严谨,说大锤是“damaged goods”,激怒了很多粉丝。极端一些的坚持说大锤不需要改变,一直二轴反社会冷漠暴戾到底才是自我本色,不应该被“治愈”,也不需要根的爱情来温暖她……我个人觉得Plageman那段话说得意思并没有大的问题(但表达得确实不好)。拒绝改变是一种过于偏激的立场,也是站不住脚的立场。活着的意义就在于不断地改变,但改变不意味着原来的状态就是缺陷(根妹是那样爱那个二轴的大锤的啊)。为什么改变一定是被动的,是“为了谁”或什么目的的呢?为什么不能是她自己想要的呢?只是以前并没有那样一个人让她意识这种可能性罢了。小分队里每个人都在改变,这是生命鲜活有力的证据。(其实全剧里改变最大的是根妹,你能说TM、宅总、大锤改变了她,她就成了另外一个人、原来那个生命就被一笔勾销了吗?不能。)


  6. Bobby Jackson的演员,选得真好,哈哈哈,太像Millhouse了。


  7. 通常小分队接到无关号码,出动的是四叔,根妹是负责另一摊(相关号码)的。但大锤的脑子里出场的是根妹。根妹是怎么亮相的呢?腿。大长腿。从皮靴尖直到腰胯部的一个摇镜。Mmmmm……锤锤,你想这双大长腿想了多久了?


  8. 好些人说重逢那场戏大锤ooc(根妹ooc可以理解,因为那是小撒设定的非玩家角色),我倒觉得还好。有些娇羞嗔怪的小表情,“谢谢你来救我”这样示弱的话,确实不符合我们对大锤的印象,但可能她自己对根妹的感受就是这样的:在这个人面前我是可以放松、撒娇的,是可以放弃一部分控制欲的(摩托车是另一个例子),是可以流露软弱、表达需要的。这一集后面的“他们进了我的脑子”、“我有点儿冷”等地方也都是这样。


  9. 根妹在超市重逢那个场景里的表现确实太ooc,大锤的“放闪”可能就是因为她意识到了这个根妹的不对劲,只怕是假的,是模拟。一旦她能清楚判定是模拟,这场模拟也就结束了,所以小撒直接电晕了她。让她难受,逼她去找那个“安全之地”。于是,下一幕就……


  10. 到了地铁。危险来了。大锤可能是在晕厥状态下找进地铁里去的,但稍有意识她便强迫这节车厢动了起来。整节车厢里就只他们三个人,纽约唉,小撒居然没有察觉出问题,小撒真笨。


  11. 在地铁座椅上醒过来那一刻,好像大锤叫了一声“Root”。


  12. 地铁里的四叔,安全屋里的宅总,实在是太……小撒你……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了。都6741次了,不能稍微用心点吗?!大锤其实没有那么难骗的。真的是你太笨。


  13. 下一个“安全之地”,到了安全屋。不过大锤强行把这个安全屋变成了根妹的住处。6741次也没能让小撒明白,他让大锤去找“安全”,大锤每次找到的都是根妹。6741次,小撒,你真的需要大锤亲口说出来“you are my safe place”?笨啊……(宅爸你要对宝宝有信心,赢小撒是迟早的事。)


  14. 大锤肯定想我这是被霸道总裁爱上了啊,从此过上住豪宅、吃牛排的幸福生活啊。真重逢之后看到根妹紫地毯熔岩灯豆豆墩丑娃娃的小破卧室,该有多失望!


  15. 模拟根:“想搬进来吗?”“让我报答你一下?”直男思维真可怕。根妹那么怂包的一个人啊,小打小闹小摸小挠之类的小动作,怎么就被你上升到有着“情感发展分水岭”意义的大事件?或许也不能怪小撒,他真的就是这样想问题的。或许在此前6740次的模拟中,他确实发现每当根妹提供了“肉偿”,就能哄大锤愿意在模拟中多待一段时间。但我们都知道真实的根妹是绝对不会在那个情境中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根妹是那样宝贝她的锤子啊,失而复得的那一瞬间,一定是捧在手里怕掉,含在嘴里怕化,太远了怕她冷,太近了怕她缺氧,这种心情小撒你真的不懂。


  16. 根妹为锤锤披衣那场戏,AA的状态不太对,她全程都处在泪崩边缘,并非剧情的需要。我觉得大概是她还没有出戏,脸都哭肿了。


  17. 根妹为锤锤披衣。联系到我们看到513片场照里面锤锤穿着根妹的皮衣,细思极恐。是不是大锤逃出来之后还能对模拟有记忆?


  18. “我现在没情绪不想做”,应该是锤锤意识到模拟了。但跟超市里那一幕不同,她的这种认知没有导致她想要跳出模拟。她那一刻真的不能再漂移换地了,哪怕人和床都是假的,她的需求是真的。她留下来了(可怜的锤锤,根妹会补偿你的,一定会的,要多少肉都行……)


  19. 既然留下来了,也就不在意真假了,所以,镜头一转,她就忘了自己刚宣称“没情绪”。“其实我不累”,“我们两个都活着简直神奇”(潜台词:再不滚怕没机会了吧)。


  20. 小撒站根攻。无奈游戏玩家是锤。


  21. 老詹发推说“Amy演得很强势”。我想说,小天使确实很努力。


  22. 个人觉得船戏不好看。音乐尤其怪异。剧评人的话,不可信。


  23. 根妹的衣服是大锤撕掉的。大锤的衣服是怎么脱的?或者,在模拟中,大锤是这样饥渴急迫,以至于连脱衣服都跳过去了(用意念完成)直接扑根妹吗?(但是裤子还穿着又是记得很清楚的。)至于摔盘子画面的尴尬,我可以理解成小撒已经被几千场船戏搞得肾虚,学会了宝宝那种简化模拟吗?可又没学像样,你看411里的极简对话是多么准确地把握了人物精髓啊?又一次,宝宝吊打小撒。


  24. Pillow talk是504里最棒的一幕,我都不记得自己看了有多少次了,永远看不厌。


  25. 初刷时,我觉得pillow talk这场戏表明黑暗姐姐认定肖根没滚过(根妹没见过大锤背上的伤痕)。多刷几遍,觉得这个问题依然存疑。这个根妹是小撒的模拟,所以她的认知只表明小撒对肖根发展到了哪一步缺乏正确判断。但大锤的反应有些奇怪,她将根妹的话接过去往下说,十分顺畅、自然,身体姿态和面部表情全然放松,没有丝毫痕迹表明她察觉到不妥。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她早已经认定这是一场模拟因而根本也不在意真假了,她选择安心地就待在这个温暖的幻境里,不去搅扰它。或者,哪怕在开始时她知道是模拟,进行到这一步她也已经真假莫辨。后一种可能性太虐心,我宁愿相信她们没滚过,根妹的话不违逻辑,在大锤的意识里这真的是她们的第一次(这照样虐啊……)


  26. 小撒是怎么知道根妹的耳蜗的?马婷婷说是大锤泄密,这个应该是可信的,但不是大锤的招供,而是她们从模拟中得到的信息。Pillow talk这一幕有个细节,大锤亲根妹的时候先是去捧她的脸,拨开根妹原本搭在自己右耳上的手。汤主winged-mammal说,如果那么多次模拟中大锤总是做这个动作,或许提示了小撒这里面有什么重要信息,他可以让模拟根问大锤:“你为什么老是摸我的右耳?”于是大锤可能会说:“我想烦一下你的鬼机器”……这个脑洞逻辑上可以成立,而且,真是浪漫到了不像话。





(剩下的下篇再说。504真是可以反反复复看,细节多得挖不完。我崇拜黑暗姐姐!)



评论

热度(316)

  1. 阿壳壳壳儿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