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hen

源【肖】氏物语 14

Emo苏:


月更良心配置前情回顾ψ(`∇´)ψ:


现实线:Root捉(救)了Shaw带回香港宾馆啪啪啪然后又跑了,千里传送酱来领回丢失的娃,苦逼酱和懵逼Shaw因为没钱沦落街头,为了娃肚子酱跑去牺牲色相蹭饭结果发现被阴,Shaw又跑去找Root,不知什么原因Root明知被追踪却愿意过来见她一面,三句话不对头又给懵逼Shaw药晕了,然后就是Shaw的回忆惹(~˘▾˘)~(简单粗暴高效的现实线)


回忆线:你家16岁肖大锤早恋被抓包,你家养成系禁欲女王一怒之下直接言传身教什么叫谈“恋”“爱”,然后糊里糊涂Shaw就被Root睡……不是……就把Root睡了,然后喜大普奔养母变情人,16岁就谈了一个从小把她看到大的御姐,你锤果然好样的(雾)然后为了不靠谱的母女(炮友?啊呸!)关系,热恋期的面瘫就给女神小女友完美小学姐Zeta踹了,还让人一巴掌抽脸上惹(´இ皿இ`)(我一点不心疼……)妈宝顶着个大耳光印屁颠屁颠儿回家,给城府深人又漂亮(关漂亮什么事为什么要特地强调?)的Root看见了,然后一气之下(其实也是时间到了必须挪窝了)带回纽约。


今天是带回纽约的戏份:恋爱日常的高中生二轴杀手vs成熟美艳又升级了的三十岁黑客雇佣兵(好耻我好喜欢全文最甜蜜时间段一定要多写几章!)






———消失一个月的分割线(我是如此可爱)——


(接被药晕的一瞬间)



你不能什么?




“呃……我会按时回去吃饭。”


黑色帽檐压了压,刚好可以露出猫一样的明亮黑眸,将身体往阴影里藏了藏,轻声对手机里询问她去向的女人报告着,危险女孩靠在摩天大楼顶层角落,走心的利用架在肩膀和天台之间的狙击枪瞄着对面某一个亮着光的楼层。


“Sweetie,我三十岁生日可不是用来给你放鸽子的……你不觉得这个日子对我很重要吗?”甜腻的嗓音夹杂着一点点胁迫的意思,好吧,意料之中。


Shaw抬眼看了看夜幕,黑幕一样的天空异常压抑,空气中带着一丝潮湿的黏腻味道,风也凉了起来,比起平时的夏夜,今天晚上似乎更燥热一点。要下雨了……


她冰凉的侧脸贴上狙击枪枪身,缓缓眯上一只眼睛,嘴巴上迟钝的回应手机里这位不能得罪的女人:“学校棒球比赛马上就结束了,我可以和教练说一声提前回去。”


视野里那道狭窄的窗口处匆匆闪过一个人影,她顿了顿呼吸,眉峰细细拧起,再不结束这个扯淡的任务她可能真的要来不及那个女人生日了……她可不想被那个记仇的女人各种报复。


手机被放到一边,腾出手压上蓝牙后,捕捉到耳机里女人不太清晰但足够明显的叹气:“你总是有一堆社交活动……可是还有三个小时今天就要过去了,我特地坐飞机回来要和你过生日呢。”


对啊,所以对面的目标能不能体谅一下赶紧让她把事情了结了回家陪她这位开始抱怨的监护人呢?她得和她报棒球赛校级第一的好消息呢!



“我保证……我正在回去的路上。”她呼吸吐纳出平缓的节奏,猫一样的危险黑眸一瞬不瞬盯紧目标可能出现的窗户,




“我想你了,小豹子。”



一道苍白的闪电划破夜幕割开让人沉闷的浓重黑色,
女人轻轻柔柔的声音从耳机传出来,Shaw眯紧眼睛毫不犹豫扣下扳机,与此同时天际传来一声低沉的轰隆雷声,微缩的瞳孔缓缓放松,顶在肩膀处的枪托震颤一下,视野里那道盯了三天的身影终于特么肯乖乖倒下,


她迅速爬起身将枪械收进吉他盒里,捡起地上的子弹壳和面包纸,一股脑塞进裤兜,将吉他盒背身后抓起手机往楼下跑:“嗯。”


我也想你了……



大概女人想听这个吧,可是她说不出口(捂脸)


“我刚才是不是听见什么了?嗯?”慵懒翘起来的尾音,Shaw甚至可以脑补她躺在床上浑身只着一件睡裙,交叠着长腿手指无聊翻看她床头那个电话簿的样子了。


电梯还在三楼,Shaw转身往楼梯间跑去:“打雷。”


楼梯间正在整理拖把的清洁工人就看见一道黑影唰的一下从楼上窜下去,一会儿就没影儿了,吓了一跳以为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仔细一想才记起来是最近那个经常在楼下吉他班学吉他的漂亮女孩,估计放学迟了往家赶呢。




街上已经开始飘雨,Shaw顺手把口袋里的面包纸塞进垃圾桶,顶着雨往街角跑去,“楼下房东的猫丢了,我看见它被困在阳台的排气管里,下雨了它好像怀着宝宝。”


电话里慵懒的女人声音扬了扬:“那只白猫?等我一下~”不太清晰的脚步声被淹没在街上的车水马流声中,但是Shaw却认认真真听着耳机里变清晰的雨声,Root似乎打开了阳台门,“sweetheart~你在哪里?”


她停在中央街道拐角尚在营业的珠宝店橱窗前,雨水顺帽檐往下滴,眉峰却紧锁盯着橱窗展示台上某一处意外的空荡,它应该在这啊……


猫咪的叫声顺耳机传来,看来Root已经找到猫了,她清雅的笑声意外干净,“我们去沙发上等另一只迷路的小猫回家好吗?”


Shaw视线转移到店里面搜寻着,没有,没有,没有,直到定格在前台一位正在交钱的女士和她面前正在打包的闪耀着璀璨光芒的银色项链,唇瓣抿住,压住蓝牙:“i am not that cat……”


“我打到车了,大概二十分钟回家。”


“不不不,二十分钟有点长,不如十分钟?”Shaw不清楚Root是否在拿她开玩笑,但是十分钟未免也太短了点。


她倒是准备挂电话,眼睛紧紧盯着那位漂亮的夫人,当务之急应该是手头这件事吧,“我从学校赶回去十分钟来不及的。”


Root似乎在笑,不轻不痒的带着一声奇怪的尾调:“你也可以不从学校出发。”Shaw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街上的角落,也许Root真的是在开玩笑,但是她却嗅到奇怪的认真味道,感觉就像是Root知道她本就在外面一样。这不可能。


还没等她说话那边就挂了电话,Shaw有些迟钝的站在原地,雨水轻而易举浸湿她全身上下。





那位衣着雅致的夫人撑着伞出门的时候不得不注意到这个奇怪的人,她看上去有点好奇,脚下却不停往路边的一辆保时捷边走,Shaw压了压肩上的吉他盒背带快步跟过去,在她身后停了下来脚步。



“女士……打扰一下!嗯,我可以占用您几分钟吗?”苍白的巴掌大精致脸蛋,帽檐下算得上有杀伤力的异域轮廓,不算高的人似乎有些紧张,背着吉他盒淋着雨,看上去让任何一个有母性的女人不得不侧目。


金发的美丽女士有些意外,但是理所当然好心停了下来,并且侧过身试图给她遮点雨,声音温柔好听:“当然~”


Shaw抬起骨节分明的右手脱下帽子,露出比想象中还要好看的混血脸蛋,在雨水和黑色衣物的衬托下有些危险的诱惑,像极了电影里独自流落街头的北欧邪恶精灵,特别是那双黑的让人止不住失神的眼睛。


“Iris,我来自德州,今年三月刚刚搬来纽约……我在这附近学吉他,我想我可能迷路了。”鬓发浸湿贴着苍白的脸,少女微微抬脸,认真的盯着金发女人,看上去无害又茫然。


大概没有人能拒绝这张脸吧……女人脸上表情滞顿一下,很快被不留痕迹的压下惊艳,她将伞前倾遮住Shaw半边身体,轻轻回答:“Iris?嗯……你有家里人电话吗?你可以让她们来接你。我叫Kate!”


她视线落在女孩湿漉漉的身上,夜幕下雨的天气不是一般恶劣,她一手拎着装着项链的袋子一手打伞,迟疑一下想要找手机。


女孩似乎看出她的意图,走近一步冰冷的手接过她的伞,离得近了对方染着水珠的睫毛她都能看得清,Kate轻轻发出一声局促的笑声下意识后倾一下,感受到手背划过的触感,她迅速看了一眼依旧一脸茫然的少女,心里的疑惑打消了一点,应该是她想错了吧,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老练的调情。


“不好意思我手机丢了,而且……我母亲正在英国出差,家里只有我和保姆,上个星期保姆又被辞退了。”


女孩托了托吉他盒似乎有些局促,


“我刚才不小心得罪了吉他班老师,我想我可能被退学了……”


小可怜……虽然这些巧合有够巧合,但是总是觉得这张脸和这个年纪可不可能对她造成多大危险,Kate没有摸到手机,忍不住抬手摸摸女孩侧脸安抚道:“hey,没事的,你身上有钱吗,你住在哪里我可以给你打车回去,或者我送你回家。”


对方黑得幽深的眼睛湿漉漉抬起和她蓝色的眼睛对上,Kate忍不住泛滥的小情绪,这个小家伙实在,太精致可爱了,漂亮得有些危险,但是眼睛却又这么好看无害,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界定模糊的美丽,特别是这样安安静静看人的时候,大概这个年纪的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俩眼吧。


“呃……不用那么麻烦,我只是,我只是要,我可能要去和老师道歉……”女孩错过了眼睛,复而又低声道,“我母亲会很生气。”


看上去像极了茫然失措的小狗狗,Kate忍不住站近一点:“你要回学校吗?或者你可以拿着这把伞。”


女孩耸耸肩:“她让我想好了去她公寓道歉……”


她?这么晚去公寓道歉?


Kate不得不往其他方向想,她看了一眼天空渐大的雨,伸手拉住女孩冰冷的手掌:“我想我们去车里方便一点,来吧我送你。”


掌心被对方轻轻握住,就像是圈养很久的小情人,这个漂亮的小家伙亦步亦趋跟上她脚步,有趣的小孩。嗯,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么巧的话,她可能要替这个孩子的母亲保护她一下了。


当然,她心甘情愿的。









提到有趣,Shaw可从来不有趣,死板,迟钝,甚至有些刻薄,只不过相比起她监护人,最后一点几乎不成立而已。


没错,她监护人就是这样想的。


柔软的猫咪已经被吹干了,蓬松的毛发绕着她白皙的手指,Root翘着脚观察着自己脚趾上的黑色指甲油,手指时而动一下挠挠猫咪,这只怀孕的白猫比起上次见面肥了好多,想起白猫主人楼下那个胖女人,她对这只猫可从来不好,所以这只猫可聪明了,知道亲她们家小Sam。


手指挠到它下巴处不由用了力,猫咪舒服的呼噜起来蹭着她的手,眯紧了黑色的竖瞳,Root唇瓣翘起来:“你可是真招Sameen喜欢呢,嗯?她天天和你腻在一起吗?”说着手指力度又加大一点,揉得猫咪呼噜声音又大了几分。


肥了这么多,她家那个冷脸面瘫熊孩子还真是猫奴呢,又喜欢狗又喜欢猫就是不喜欢人。想一想面瘫的小家伙放学回家把晚饭偷偷分一半给藏在阳台的猫吃,Root觉得她家这位真的是教科书级别的傲娇面瘫。


肥猫右耳往后折了折,慢悠悠爬起来,举着爪子似乎想从Root居家短裙下的长腿上过去,看上去似乎在犹豫,毕竟这些白嫩嫩的肌肤看上去太脆弱,它小爪子伸一下估计就得破。探了半天收紧爪尖用梅花垫碰了碰女人大腿,确定能踩后甜甜叫了一声跳上去,甩甩尾巴轻轻松松跳上沙发背,摆了一个贵妇猫的姿势,望着门口开始叫唤。


Root挑挑眉对这只猫像极了人的行为有些意外,门那边就传来了开锁声音,等那道一个多月没看见的消瘦黑色身影走进来时,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二十分钟超了又一个二十分钟。


湿哒哒的Shaw看了她一眼换上拖鞋安安静静把湿掉的运动鞋放在烘干机上,背着吉他盒往自己房间去。


太不可爱了,Root眯眯眼睛,她出门一个多月回来这个孩子就这么对她?今天可是她30岁生日哎。


不过好像有人比她更不高兴,那只白猫叫唤得可欢了,见Shaw不理它,也顾不得保持特意摆好的造型了,跳下沙发背小跑过去从她腿边绕过,蹭着她脚踝,一副要争宠的小模样,Root眼角眯得更紧了。


Shaw脚下不停但是放轻了步伐似乎担心踩到猫咪,走到房间门口时卸下肩膀的吉他盒打开房门靠在里面就关上了门,根本没打算进去换衣服洗澡什么的,弯腰就托起那只白猫仔细看看似乎在检查它有没有异常,那猫一点高冷的样子也没有,冲着那张漂亮的脸直叫唤,好碍眼。


Root不动声色在心里给刚才还挺喜欢的猫划了一个大叉。


“你迟到了哦……”她撩了撩肩膀上的棕色卷发,看上去轻轻松松的问,“外面下雨交通不好吗?”


Shaw放下猫走过来,一声不吭盘腿坐在沙发边地上,看上去又变得消瘦的轮廓无害又干净,看着她随意垂在腿边的右手,抬起双手握住低头将脸贴上去,像极了刚才那只猫和她求抱抱求摸摸的样子。


Root眼底的戏谑顿时散尽,掌心她湿漉漉的冰凉小脸蛋摸起来都没有肉嘟嘟的感觉了,也顺便忘了她迟到二十分钟的事,指尖用力抬起她的脸来,自己倾过身去,吻了一下她额头:“吃饭了没有?”


一双手缠了上来抱住她细软腰身,冰凉的唇瓣就印上来,Root轻笑接受她的热情,回吻着她。


“没……”


唇齿纠缠的时候属于女性特有的警惕让Root感觉到了不应该感觉到的东西,她细长眉眼皱起,贝齿磕住Shaw的唇瓣轻轻咬了一口,便推开她来,仔细盯着那张漂亮的脸,舌尖抵住上唇细细扫一下,确定味道不对后眼神忽然变得危险。


她用了多出来的二十分钟就是干了这个?


“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她视线垂落Shaw衣领处仔细扫视,没有发现吻痕,眼底的阴郁却没有褪开半分。黑色指甲划过她细软的颈部动脉处,颜色对比的鲜明又莫名和谐。


Shaw脸上表情终于显出一点慌张来,她想往后退却被监护人捏住耳朵,要是硬要推开估计就会变成尴尬的扭耳朵模样,实在太……太跌份,她宁可被Root锁在家里一个月也不要被捏耳朵。


这可由不得她,Root美丽得让人晃神的脸上挂出甜美的笑容,那笑意却让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心惊胆战,她伸出手指点点自己嘴唇:“还是你要我自己去找出口红主人?”


Shaw的脸瞬间就灰了,Root眯紧眼睛看着一手养大的小孩茫然失措的样子,压在Shaw脖子上的手掌忍不住使力,根本不想压抑要掐死她的冲动。


前一秒还笑吟吟的女人下一秒脸色一变,比起翻书快得多了的速度绝对不会让Shaw感觉到惊讶,只是Root冷着脸要起身的样子太低气压,已经很久没见过女人这么肆无忌惮露出生气表情的Shaw完全不知所措。


迟钝意识到粗心大意犯了错的Shaw只能干看着女人起身就要回房间,连一句晚安都不肯给她,大条了的状态绝对不止会恶化这一点点,她的第六感在Root身上几乎准到爆炸,她必须挽救什么,


上一次她让Root这么生气还是Zeta和她差点擦枪走火那次,俩年前只不过因为生日那天晚上和Zeta接吻被客厅抓包,Root在俩个星期之内就迅速给她办了退学手续带她直接奔回纽约,连一句再见都没有给她机会对Zeta和学校说——虽然她也不可能和Zeta说再见,但是要不是她那时和Root刚刚算确定关系,就Root之后做的一系列行为看,她绝对跑不了来自Root的惩罚。


关于Root的危险程度这件事情,Shaw后知后觉的才在将要成年时缓慢意识到,这件事情暂时不需要提起,当下她再白痴根据经验也知道不能让Root就这样走掉。


让她现在走掉无非是给她足够的时间去思考,要怎么把自己的不悦完美用她这个罪魁祸首的痛苦表现出来。


那只白猫不挑时间的顺势跳到Shaw膝盖上伸着脖子求摸摸,Shaw伸手掐下它放到沙发上,起身拉住Root的左手,掌心收紧要抱住Root,谁知道对方直接甩开她的手,冷冷回头唇瓣差不多勾出一抹看不见笑意的弧度:“我可不是口红主人…”


Shaw脸上表情有些呆滞,她对情绪什么东西的感知和把握真的是需要大概挺长时间去反应的,Root眼皮抬都不抬,身上带着的气压愈发不克制的散发开来。




迟到二十分钟就是去找女人鬼混?她倒不记得她十八岁的时候对鬼混有这么执着的癖好,还真是她养出来的好孩子!


对于三十岁生日本来就马马虎虎才接受的Root,甚至已经打算订好回日本的机票明天早晨就走,最少半年不回来了,正好她还在犹豫这个孩子要怎么处置。不过也没关系,她倒是乐意接受Shaw出去鬼混,说的不好听这让她那一点点还没有泯灭完的良知彻底被忽略。


可是不幸的是至少在教育这方面她没有彻底失败,Shaw比她想象中要执拗的多。



“我没有……”Shaw有点像结巴的舞台剧演员,竭尽全力要记起忘掉的台词,可是那到嘴边的话总是吐不出口来,倒是那双黑得好看的眸,溢出的轻微急切比说不出口的话有用多了。


不等Root耐性用尽用其他的话敷衍她,Shaw比起年少时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她实在不擅长解释,也不擅长表露感情,所以还是选择更直接的方法证明。


她一手握住Root手腕一手在口袋摸索着,口气带上了些许强硬:“wait……”


Root就看着她从口袋掏出一条细长的闪着光芒的银色项链,没有包装没有礼盒甚至还沾着水渍,就简单粗暴的在Shaw手指间晃荡,像是十几岁的Shaw早晨起床从头上随意薅下来的头发一样被举在她们面前。


Root脸上露出几近古怪的神情,哪怕是智商碾压常人的黑客小姐也不得不用一段时间去缓慢意识到这算是生日礼物——糟糕透顶的生日礼物。


那条项链继续晃荡着,Shaw黑色的狗狗眼居然能透露出一点点期待来,Root恍然看见这个还没有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解决危机的家伙甚至摇了摇蓬松的尾巴。


她的教育失败可能真的和她没有关系,Sameen Shaw在脑袋里根本没有存放察言观色的空间,或者空间全部被牛排枪械堵满了于是她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Root准备毫不犹豫表达自己对项链和Shaw的嫌弃,她根本不打算遵守多年前各个学校心理老师的要求认认真真照顾孩子身心健康,当然她觉得把Shaw养成这样也挺好,何况心理阴影这种东西在孩子生活里必需存在(她觉得这是必需品),至于Shaw会不会受到打击——她都能单手拧断一个成年雇佣兵的脑袋了还会受到这一点点小事的打击?


如果能打击到她最好,Root极不负责任的瞥一眼项链。


“这是理由吗?”



Shaw呆滞一下对于她如此冷漠的表现似乎要反应一会儿,然后她反应过来了点点头。


她是为了这个项链才去搭了Kate的车,虽然正好顺便回家也是一个目的。但是Root的表现实在太过冷静,甚至连装一下高兴的想法都没有,Shaw抿下因为冷所以有些泛白的唇瓣,手指下意识抖了抖项链,在感觉Root可能要敷衍她俩句转身回去睡觉之后,开口解释:“它有一个s!”


s?


Root浅眸落在项链吊坠上果然发现真的是一个s,细长的链子吊着一个小小的镶着碎钻的字母s,眼皮抬一抬,忘记了要嫌弃的打算,然后狐疑的弯着眸子扫了一眼Shaw,她去抢银行了?


监护人眼神太熟悉了,Shaw脸上无辜的持续保持面瘫,向后退了一步松开Root的手,虽然Root最近俩年很少算计她,但是这股探究性的目光多多少少让她不舒服。


算了,抢银行也没关系大不了再跑路呗。Root收回眼神,抱臂看上去饶有兴趣的盯着项链上的s,压好差点藏不住的嫌弃。s?意思是Sameen Shaw吗?


她不是去色诱了首饰店老板娘所以拿到这条项链的吧。Root忍不住又看了一眼Shaw唇型好看的唇瓣,挑了眉梢。


要是真的是Sameen Shaw的意思那倒是真的是用心了呢……脸也真大不怕被嫌弃。



Shaw确定她可能看见了嫌弃,但是这个女人挂了无数个面具她怎么都抓不住哪一个神情才是真的,她又伸手拽出Root的手,将项链轻轻放在她摊开的细长手掌上,犹豫一下,指节分明的手掌包裹上去,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轻声道:


“Samantha……”








——————夭寿啊我锤撩妹啦——————




首先,我没死,其次,我大金银墙头好好的没塌,再来,其实我忘记了二更会有牛奶的赌约于是我只剩下三天时间了然而才写满一章(这特么叫一章凸(¬、¬))但是,我正在加速马力准备要不要本月月底再生一章虽然很艰辛(捂哈特!)


感觉我画风歪了,可能是被虐得有点肝颤,你们觉得马上三十岁生日可以做点什么呢?(正直思考脸)


锤子十六岁生日左右的时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捂眼羞羞)那你根三十岁完美御姐年纪要不要再来一件大事?(总觉得这句话是阴谋)


我保证我不会再变成月更的凑不要脸坑王的,我保证这篇一定会写完就算没有牛奶也会写完!┏( ಠ_ಠ)┛






评论

热度(270)

  1. No.20160418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29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八月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