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hen

Drunken Call (九)

Noramyw:

“你有什么感觉吗?”


Root重复了一遍。


她知道这不是好时机,永远都不会有好时机。




Shaw冲她摇了摇头。




“现在我欠你两次了。”


Root笑了一下。


她们只是吻了一次,Shaw大概气一会儿就好了。




她试过了,Hanna,勉强再加上Reese,她试过了。


Shaw就是......对她没感觉。




“我得保证你不会再干这种事,Root。”


Shaw盯着她的眼睛。


Root点了点头。




她理当被揍。




“戴上这个。”


Shaw抓着什么东西在Root面前晃了晃。


那是......豹耳?




Root微微张了口。




“我要拍照,如果你再做这种事,我会把照片发给你的同事。”


Shaw挑了眉。


“你看到我发给你的John那张抱着马桶的照片了吧?”




“你真的要用这招对付我?”


Root好气又好笑。


她知道Shaw只是想让她也尴尬一番罢了。




这比挨揍好。Root苦中作乐地想。




“还有尾巴。”


Shaw翻着旁边抽屉里的东西。


“项圈?这个也不错。”




“不,Shaw,你只能挑一套打扮。”


Root开始讲价。


“而且我绝对不会把那条尾巴塞进屁股里去的。”




Shaw转过身,静静看着她。


“豹子和警察,塞尾巴。”




“不,警察,不塞尾巴。”


Root试图再说什么,但Shaw用毛茸茸的耳朵拱她的掌心。


“总之不塞尾巴。”




“我会把照片发给Hanna,或者塞尾巴,你看着办。”


Shaw耸了耸肩。


她看着Root的脸色由白转红,再由红转白。




“这抵消一次你欠我的。”


Shaw稍稍松了口。




“永远不再提?”


Root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


“而且绝对不发给Hanna?”




“Hanna都已经结婚了,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相信她看过更下流的东西。”


Shaw翻了个白眼。




“Hanna是个好女孩儿,别这么说。”


Root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耳朵,外加瞪了Shaw一眼。


“背过去,我要换衣服。”




Shaw转过了身,掏出手机,哼着小调准备拍照。


那是故意的,Root知道。她狠狠地咒骂着Reese,一面戴上了豹耳。那并不麻烦,事实上,这是最简单的一步了。




“这布料会让我过敏的。”


Root嘀咕着,手指拈着豹纹的、基本算不上衣物的遮羞布。


Shaw的回复是哼哼。




Root穿好了。


她盯着那条弯曲的尾巴,指尖被上面粘着的毛弄得很痒。


“Sameen......”




“不。没得讲价。”


Shaw背着她,摇了摇手指。


Root敢肯定她现在偷笑着,如果她有尾巴,也一定翘上天了。




“我能借你手机查一下怎么弄吗?”


Root最后道。




“你能自己弄明白的。”


Shaw笑了一声。


“Smart ass.”




Root深吸了口气,努力克制自己不用手上的爪子挠她。




“需要润滑油吗?”


Shaw过了一会儿,慢悠悠地道。




“......已经搞定了。”


Root把脸埋进毯子里。


她讨厌John Reese,非常,非常讨厌。




TBC

评论

热度(352)

  1.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